周末的芭蕾入门课,我们瞪大眼睛,通过四周的大镜子,不断地审视自己。

久美告诉我,健身房周末新设芭蕾入门课程,会员免费。久美的婆婆不久前刚去世,105足岁。老人生前是芭蕾迷,临走的那天早晨,还扶着料理台踮脚背,半夜里就不声不响地走了。

免费的午餐,人心痒痒,我和久美不顾年近古稀,有点羞涩地报了名。这里的人,做事喜欢行头在先,学芭蕾那就更不用说了。久美自然要去专门店购买,我对自己能否坚持不敢自信,便想先将就,决定向女儿借用。女儿在东京一家上市公司做管理,很忙,但每周仍坚持去成人芭蕾教室习舞三至四次,每次90分钟。女儿从贮衣室里拉出一只透明塑料箱,里面全是芭蕾用品。她挑了几件说,这把年纪了,肌肉松弛,下身一定要穿打底裤,打底裤上还要围上短裙。好麻烦啊!不过,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墨绿色的芭蕾舞服胸前,镂空黑色蕾丝攀至脖颈,挡住了颈纹,裸露出两个圆润的肩胛,人体塑形得凹凸有致,这身姿,是我吗?怦然惊喜之余,我不由想起早年在上海静安区文化馆学过舞蹈的自己,那时,上海舞蹈学校胡蓉蓉老师带着她的学生来教我们,之后,学员们穿上湖蓝色的纱裙,登上商城剧院的舞台。

女儿走进芭蕾,源于她的女儿妞妞。妞妞六岁到松山芭蕾舞团附属舞蹈学校学芭蕾。她不怕压腿、开胯、竖叉、滚腰……越跳越好,小学高年级的时候,就两次参加森下洋子主演的《胡桃夹子》演出。初一时,考入了培养专业舞者的舞蹈学院。现在,妞妞小小的头颅,长胳膊长腿,身高一米七十。妞妞白天上高中,傍晚放学后,到校门口的便利店扒上几口饭,便直奔舞蹈学院。舞蹈学院在东京文京区的后乐园附近,转换电车加徒步,单程需要一个半小时。学院院长原为英国皇家芭蕾舞校的资深教师,要求异常严格,妞妞每天从18点跳到23点,深夜回到家时,时间已是翌日。上个月,我前去舞蹈学院的练功房参加见学会,欣赏十五岁的妞妞跳变奏独舞,跳男女双人舞,跳角色群舞……感慨之情无法抑制。想想妞妞这般无畏坚持的根性,今后还有什么能阻挡她呢?

作为妞妞的后援,孩子的热忱感动了母亲,自然也悄悄影响到我这个外婆。虽然,自己正处于人生的最后阶段,似乎已经没有试错的成本,然而,正是明白自身在这个世间的时日已经不多,所以才想放任自己做点疯狂的事情,让自己在百年之时回望这一生,可以豪言:理想中的我,就是现实中的自己!

周末的芭蕾入门课,聚集了二十多位爱好者,其中,约三分之一拥有我和久美这样的岁数。我们化了淡妆,裹上行头,按着老师的指教和示范,煞有介事地一招一式,并且瞪大眼睛,通过四周明晃晃的大镜子,不断地审视自己……(王一敏)


(图片来源网络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