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铜仁民警讲解防范电信网络诈骗知识。新华社发   贵州赤水开展反诈活动,迎接世界电信日。新华社发   浙江湖州民警指导居民加入湖州“e企安”微信群,实时接收反诈信息。新华社发    【法眼观】    “破获案件194.5万起,全国单月立案数同比连续8个月下降,受骗损失金额下降近30%……”近五年时间,公安机关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交出这样的答卷,电信网络诈骗犯罪上升势头得到有效遏制。    经过持续多年的反诈宣传,防诈意识在各类人群中悄然生根,但仍有一些群众上当受骗。诈骗分子一方面想方设法逃避打击,一方面不断翻新诈骗方式和手法,这场织密反诈“防护网”、守护群众“钱袋子”的持久战仍在继续。    面对诈骗窝点多隐藏于境外、骗术演化加速等问题挑战,公安机关统合专题研究、专门队伍、专案攻坚、专业技术力量,坚持抓好内部合力、促成外部合力,统筹推进打、防、管、控、宣各项工作,使全民反诈走向纵深。   有新犯罪手法便有新反制措施    2023年3月,江苏徐州男子曹某被拉入一个微信群,发现群内在发红包,他便随手点开抢了几个红包。随后,群里有人发链接诱导其下载App,声称进入“高级群”可获取更大收益。加入所谓的高级群后,曹某发现群内成员都在发收款到账截图,便在群管理员诱导下开始刷单。    在连续做完多单任务,并且佣金全部提现至银行卡后,曹某一步步陷入不法分子的陷阱。正当其想继续做任务赚钱时,群管理员称该任务是组合单,必须完成4单才能提现。曹某按照要求陆续加大投入后,群管理员以“操作失误”“账号被冻结”等为借口,诱骗其向指定账户累计转账42万元。返现迟迟不到账,曹某才发现被骗。    这是刷单返利类诈骗的一个典型案例。此类案件位列公安部今年6月公布的“十大高发电信网络诈骗类型”,发案量和造成的损失数均居首位。“这也是变种最多、变化最快的一种诈骗类型。受骗人群多为在校学生、低收入群体及无业人员。”在办理各类相关案件后,民警得出这样的结论。    根据公安部分析,刷单返利、虚假网络投资理财、虚假购物服务、冒充电商物流客服、虚假征信等10种常见的电诈类型发案占比近88.4%。其中,虚假网络投资理财类诈骗的个案损失金额最大,虚假购物服务类诈骗发案量明显上升。    在多年的反诈斗争中,政法机关总结了电信网络诈骗的演化特点,包括诈骗集团跨境化及垄断化、诈骗手段多元复合、黑产犯罪模块日趋稳定、资金渠道交织隐蔽等。公安机关精准施策,运用资金预警劝阻、技术干预、支付冻结等手段予以反制。    “在网络技术和线上金融的发展进程中,骗术也在不断更新。”在全国新型犯罪研究中心公安大学分中心执行主任王晓伟看来,如今电信网络诈骗还呈现不少新特征,如骗术与日常生产生活场景结合更深;犯罪工具迭代加速,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新工具不断涌现;诈骗精准度越来越高,可精准引流。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公安机关借助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智能化开展技术反制工作,与多方协作合力铲除电诈滋生的土壤。“公安机关不仅根据电诈案件的新特点开展大案攻坚,而且在预警拦截上持续发力,立足于预防在先,全力推进预警劝阻和技术反制。”王晓伟说。    根据公安部数据,2021年以来,国家反诈中心累计下发指令6.6亿条,公安机关累计见面劝阻1844万人次,会同相关部门拦截诈骗电话69.9亿次、短信68.4亿条,处置涉案域名网址1800万个,紧急拦截涉案资金1.1万亿元。    针对推广引流等诈骗关键环节,公安部部署各地公安机关深入研判挖掘涉诈地推引流类违法犯罪线索。在今年夏季治安打击整治行动中,全国公安机关在掌握相关犯罪事实和证据基础上,同步开展集中收网行动,截至目前打掉为电信网络诈骗提供地推引流服务的违法犯罪团伙106个,缴获一大批作案工具,有力打击了诈骗团伙的气焰。   国际警务合作捷报频传    “2023年7月以来,打击缅北涉我犯罪专项工作取得重大战果,4.9万余名电诈犯罪嫌疑人被移交我方,臭名昭著的缅北果敢‘四大家族’犯罪集团遭到毁灭性打击。”在公安部5月27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安部新闻发言人介绍,白所成、白应苍、明珍珍、魏怀仁等重大犯罪嫌疑人悉数抓捕到案,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审判和严惩。    “跨境化仍然是当前电信网络诈骗最突出的特点之一。”王晓伟介绍,近年来,电诈窝点逐渐转移至境外,尤其在东南亚有关国家和缅北地区分布最多。去年以来,针对电诈犯罪集团的专项行动取得了辉煌战果,有力地震慑了境外诈骗集团,但同时这些被打散的诈骗集团人员开始了新一轮转移,部分东南亚、西亚国家成了电诈团伙新的聚集地。    这给打击工作带来了新难题。唯有通过不断加强国际执法合作,持续对境外电诈窝点进行严厉打击,才能保持严打高压态势。    记者了解到,深化联合执法进程中,公安部依托国际执法合作机制,先后派出多个工作组赴东南亚相关国家,捣毁境外诈骗窝点30余个。仅在今年,打击缅北电信网络诈骗犯罪便捷报频传――    2月,今年首批497名在缅甸实施跨境电信网络诈骗的犯罪嫌疑人被移交我方;3月,中缅警方在缅北木姐地区开展联合打击行动抓获的犯罪嫌疑人全部移交我方;5月,92名在缅北佤邦地区实施跨境电信网络诈骗的犯罪嫌疑人被移交我方;6月,公安部强化与缅甸相关执法部门的警务执法合作,成功捣毁10个位于大其力地区的电诈窝点……    在持续开展的“云剑”“断卡”“断流”“拔钉”等专项行动中,公安部组织区域会战和集群战役,共抓获犯罪嫌疑人8.2万名,境外诈骗集团以及境内推广引流、转账洗钱、技术开发等涉诈黑灰产犯罪团伙受到严厉打击。    “公安机关决心不变、力度不减,将进一步强化国际及边境警务执法合作,持续组织专项打击行动,全面清剿诈骗窝点,坚定不移铲除境外涉我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毒瘤’。”公安部有关负责人表示。    在今年的“全民反诈在行动”集中宣传月活动中,国家反诈中心联合外交部、教育部等部门制作推出《海外防范电信网络诈骗宣传手册》。在这个手册中,受众可以通过漫画和故事了解典型案例、诈骗套路、防骗提示等内容。“我们有针对性地揭骗术、解案例、讲防范、发提示,旨在进一步提高海外中国公民识骗防骗的意识能力,进一步织密反诈宣传防护网。”民警介绍。   全民反诈需久久为功    “帮信罪”,这一名词如今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媒体和公众面前。所谓“帮信罪”,即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是指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为其犯罪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器托管、网络存储、通讯传输等技术支持,或者提供广告推广、支付结算等帮助,情节严重的行为。2015年11月起施行的刑法修正案(九)对此作出明确规定,受到各界广泛关注。    从一些地方检察院的数据看,这个滋生于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温床的新型犯罪,案件数量逐年攀升。“在办理的案件中,以购买、使用他人银行卡或出借自己银行卡帮助支付结算、转移资金的情形居多。”常年在反诈一线工作的民警告诉记者,涉手机卡、银行卡等“两卡”类帮信犯罪已经形成了“卡农―卡头―卡商―卡贩”的层级模式,黑灰产业链日益成熟。    “当前帮信犯罪手段呈现智能化特点,如使用批量注册软件等技术设备以及虚拟币等手段来实施。”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侦查学院教授马忠红分析,在打击帮信犯罪过程中,技术反制和综合治理尤为重要。    “公安机关会同金融部门、通信运营商、互联网企业等,建立并不断完善安全合规体系和评估防范、审核发现、治理处置的闭环风险管理体系。”马忠红介绍,这些举措能实现第一时间预警和前置处置各类违法违规信息,这对帮信犯罪的实施起到“拦截”作用。    记者了解到,在综合治理工作中,公安机关在重点打击“两卡”收购贩卖人员、“跑分客”中介人员的同时,依法严厉处罚了一批涉案问题突出的机构、行业,并加强了执法检查、督促整改。    “当前帮信犯罪一个重要特点,是犯罪主体呈低龄化、低学历、低收入特征,未成年人、在校学生等涉案人数增多。”马忠红介绍,学生群体缺乏社会阅历,且没有收入来源,很容易被一些“卡头”发布的兼职广告诱骗,成为诈骗的“工具人”,有的甚至在自身行为已经构成犯罪时也丝毫没有察觉。    在全国各地进行的反诈宣传教育活动中,帮信罪成为重要内容:    在贵州省反诈中心的“反诈小课堂”上,“‘话务员’是负责拨打诈骗电话的人”“‘水房’是负责洗钱的人”等知识得以生动讲解,电诈“跑分平台”的操作流程画成了直观漫画;    在陕西省山阳县检察院的“普法课堂”上,受众可以在“出租出售闲置银行卡能坐收盈利,你是否会心动”等问题中,由浅入深了解帮信罪的犯罪过程;    在广东省深圳市的高校及中学,一支由青年民警组成的思政教官队伍常常带着新近发生的案例去讲普法课,耐心帮助学生认识帮信罪的行为表现、危害和后果。    “全民反诈需深入人心、久久为功。”深圳市公安局警察机动训练支队一大队大队长张洪洁说,治理电信网络诈骗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只有各方通力合作、齐抓共管、群防群治,全面落实打、防、管、控、宣各项措施,才能形成强大合力,有效保护人民群众的财产安全。    (本报记者 彭景晖)

(图片来源网络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