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某单张卡牌在二手交易平台售价16万元的消息很受关注。但上海辟谣平台调查发现,“16万元一张卡牌”有价无市,除了不明真相者的误传误导,也不排除别有用心者故意炒作,有的是博眼球,靠流量谋利;也有的通过虚称价格,设置新的消费陷阱。

“稀有”卡牌不稀奇,实际交易无“天价”

调查发现,本次热点事件中的卡牌主要受中小学生等消费者欢迎,市场售价每张不到2元。相关卡牌采取“盲盒”销售方式,部分种类的卡牌较少。

不过,“较少”不是“稀少”。记者走访多家文具店、玩具店看到,在售的品牌卡牌不论何种IP、规格,包装上均明示了不同种类卡牌的种类和出现概率;部分品牌的卡牌还通过线上小程序,提供卡牌出现率查询。

正规卡牌产品的外包装上标注了种类数量和稀有度分类

以“16万元一张卡牌”所涉及的IP为例,查询可知,其中“最稀有”的卡牌出现概率为216:1,相关产品在上海地区的投放量超过1万箱,意味着流通中的卡牌量数以百万计。以此换算,“最稀有”的卡牌有成千上万张。如此多的数量,真能以不到2元的零售价,按每张16万元的“天价”进入二手市场吗?

企业小程序可查询具体卡牌的生产比例及市场投放量

进一步调查发现,“16万元一张”的标价水分很大。记者查询了主要二手交易平台,没有发现标价16万元的“天价”卡牌,所有卡牌近七日成交均价为9.9元。不同IP、不同类型的卡牌根据其稀有程度,在二手交易中有的贬值,有的溢价。其中贬值的叫价每斤十多元,大约包含200多张卡牌;溢价的从单张5元、10元到几十元、上百元不等,但价格不算离谱。

仍旧以热门事件中的IP卡牌为例,在某二手交易平台公布的动态行情中,近7日成交均价是60元,较上周下跌11.9元。根据“售价最高”查询,成交额最高的单张约114元。可见,在公开可查询、有实际成交额的交易中,都没有出现“天价”卡牌。

二手市场没有发现实际成交的“天价”卡牌

炒作“天价”或为衍生产业链服务

“稀有”卡牌不稀奇、二手交易价格也不离谱,为什么会出现“单张16万元”的消息呢?上海辟谣平台调查发现,除了以讹传讹外,不排除有人故意炒作,以此牟利。

“二手交易平台上的商品良莠不齐,价格也不一定真实。比如,有的平台有‘晒好物’功能,支持网友发布自己心仪的产品照片与网友分享,标价是发布者自己定的,‘99999999元’等高价很常见。一来体现了网友对自己心仪好物的认可,二来也是用高价防止别人误拍。”某二手交易平台工作人员刘成提醒,如果把“晒好物价”“防误拍价”当作定价或交易价格,那就理解错了。

他也关注到“天价”卡牌信息,但发现部分媒体和自媒体的报道非常含糊,“只是用16万元做噱头、博眼球,至于是不是真实的定价、有没有成交,都没有涉及,总体可信度不高。”

但要关注的是,炒作“16万元一张”的,很可能是部分黑灰产、“擦边球”经营者。

比如,当下围绕卡牌已经衍生出了很多营销手段,包括直播抽卡、直播鉴卡、稀有卡评级、二手交易等。在那些直播抽卡间里,主播往往会强调卡牌的“稀有”程度,而“二手平台16万元一张”似乎成为他们营销的证据,旨在进一步鼓动观看者抽卡牌。同样地,部分鉴卡主播、稀有卡评级主播等也会追捧“高价卡”“天价卡”的说法,以此体现自己的价值。至于卡牌二手交易经营者,也会希望二手市场有高价,从而利于自己。

鉴于此,有必要对卡牌产品的衍生服务加强管理。

目前,市场监管部门、消保组织等对卡牌生产、经营企业的监管、督促力度不低,要求生产者明示不同种类卡牌的出现概率、经营者不得向未满8周岁未成年人销售盲盒类产品等,在一定程度上规范了卡牌消费。但面向直播间抽卡、鉴卡、评卡、二手交易等衍生服务的监管还有空白,这也就导致部分从业者挖空心思炒作卡牌的价值,继而误导消费者、尤其是低年龄段的消费者。

所以,监管部门、直播平台、二手交易平台等也要关注相关衍生服务,全方位为卡牌类消费立规矩,引导理性消费。

(图片来源网络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