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佩佩去世,激起了无数人记忆中的光影流转。她曾被封为“武侠影后”。且看她传奇的一生。

|惊为天人与惊为天书|

作家倪匡很有一惊一乍的性格,他最初看《大醉侠》里的郑佩佩饰演的“金燕子”侠女形象,“惊为天人”,江湖有一说,年轻时的郑佩佩美过林青霞,倪匡觉得“郑佩佩的笑容是温柔的,女性特有的温柔,看了令人心旷神怡”,于是当张彻邀请他写《大醉侠》的续集《金燕子》剧本时,尽管他那时从未写过剧本,也毫不犹豫地一口答应。

《大醉侠》里饰演“金燕子”的郑佩佩

郑佩佩早已听说倪匡的大名,但见到倪匡的文字,还是初次,一见之下,“惊为天书”,几万字的剧本,郑佩佩仔细认真地看了好几天,终于认出几百字,大概辨识的艰辛程度不亚于考古甲骨文,最后只能对倪匡说:“真是服了你了!”

虽然后来《金燕子》的剧情,与倪匡的剧本毫不相关,但倪匡还是对郑佩佩的侠女形象赞赏有加,而且认为“这种女侠的性格,也有可能延展到她的现实生活中来,她用微笑替代了一切”。

事实证明,倪匡的见识还是相当的精准。

|七仙女与七小福|

郑佩佩的演艺生涯是从邵氏电影公司开始的,“六老板”邵逸夫主政的邵氏公司,每年都会有计划地,一批一批捧一些新人,力捧郑佩佩的时候,正逢这一批有七位青春玉女,于是号称“七仙女”。要捧明星,行规都是要取个艺名,当时宣传部的董千里(即写历史小说《成吉思汗》的项庄)故意搞怪,说是为了“方便”宣传,要这“七仙女”都改姓“方”,然后再搭配自己原来的名字,有“方慧”(邢慧)“方莉”(何莉莉,后改何琍琍)“方萍”(秦萍)“方瑛”(李国瑛,即李菁)“方妮”(胡燕妮),郑佩佩自然就叫“方佩”了,不过,以上这六位都不卖董千里的账,都各自改回了自己的本名,只有一个最听话的老实人“方盈”,后来即是以“方盈”成名,她的本名是倪芳凝。我觉得倪芳凝这个名字很有学问的样子,不是一般人能起得出来的,后来拜访倪匡,还曾问过他,倪芳凝是不是他妹妹,倪匡说我联想丰富,只有亦舒才是他妹妹。

邵氏捧红了七仙女,分别用了不同的电影,胡金铨导演的《大醉侠》,捧红了女主角郑佩佩,也捧红了男主角岳华,受益的却还有一拨人,当时还不受人注意,就是围在岳华身边的那群,“带头大哥”是那个乳名还叫“三毛”的小胖子,即是后来洪家班的班主洪金宝,被尊称“洪爷”。他当年却是于占元手下的“七小福”。拍摄期间,当时外号“三毛”的洪金宝一口一个“佩佩姐”的叫着,二人结下了深厚友谊,郑佩佩结婚后生了三个女儿和一个儿子,而洪金宝正相反,生了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郑佩佩偏爱儿子,而洪金宝宝贝女儿,郑佩佩对洪金宝说:“都是物以稀为贵啊!”传为笑谈。

|《大醉侠》与《金燕子》|

当初胡金铨策划《大醉侠》时,实际初衷实际并非是要为了捧红郑佩佩,而是想捧红他的好朋友陈厚(即乐蒂的老公),陈厚当时已经是邵氏第一的男明星,但是想“转型”,奶油小生想变成江湖豪客,胡金铨就想让他演个侠客,但是六老板不同意,六老板想捧新人岳华,胡金铨又不乐意,不过最后男女主角就选定了岳华和郑佩佩,郑佩佩在影片中扮演女侠“金燕子”,由此一战成名,更贴上了“女侠”标签。这部《大醉侠》不仅创造了当时的最高卖座记录,而且对影坛影响深远,意义重大,开启了辉煌几十年的香港武侠片先河。

“六老板”深爱“金燕子”这个角色,尤其觉得意犹未尽,于是两年之后,再启该项目,决定投拍《大醉侠》续集,影片名字就叫《金燕子》。但比较遗憾的是,此时胡金铨已经离开了邵氏。没有了胡金铨,幸亏还有郑佩佩,六老板于是请出了邵氏另外一员武侠片大导演张彻,张彻刚刚以《独臂刀》大获成功,红极一时。当时邵氏公司都是每个导演有自己的人马,按说郑佩佩属于胡金铨的山头,但胡金铨跑了,六老板就把郑佩佩分配到张彻手里。张彻本来有王羽、焦姣等男女主角,但又不能拒绝六老板,张彻内定男主角是王羽,但对女主角郑佩佩自然不如焦姣熟悉,为了保险起见,拉来好友倪匡写《金燕子》剧本,毕竟倪匡在六老板面前是有面子的。

倪匡虽然写稿无数,但他在此之前还从来没有写过剧本,不过看在丰厚的稿酬面子上,秉承“排除万难,也要挣钱”的既定人生原则,于是大笔一挥,三天就写出了剧本,交给了郑佩佩和张彻,郑佩佩根本看不清倪匡的天书,张彻仔细一看,从头删到尾,就留下剧本名“金燕子”三个字,倪匡只要银钱“落袋平安”,倒是毫不计较,报以哈哈一笑。电影《金燕子》拍出之后,除了女主角还是叫“金燕子”,故事情节和《大醉侠》毫无关系,让验片的六老板懵圈半天,说好的续集呢?

《金燕子》中饰演金燕子的郑佩佩

不过,《金燕子》还是很幸运,根据电影写成的小说还被华龙文化事业有限公司出版,并聘请董培新配了插图。封面即是郑佩佩的侠女扮相剧照,一身白衣,左手握剑,右手举鞘,眼神凌厉。

小说《金燕子》封面(左)和倪匡的签名(右)

我把书拿给倪匡签名,倪匡又对封面看了半天,默默算了一下,喃喃地说,四十年了,我问倪匡说,你不是还想问问郑佩佩,她是不是喜欢她常演的那种女侠?倪匡怔了一下,反问我说,我是想问,可是哪里问去,没有机会啊。

|《影子神鞭》与《冰天侠女》|

既然以“侠女”成名,那郑佩佩就顺着侠女的正确道路大踏步前进,邵氏也进入了“武侠时代”,郑佩佩随后又出演了徐增宏导演的《神剑震江湖》、罗维导演的《五虎屠龙》等。《五虎屠龙》也是当时的一部成功之作,而且奠定了罗维、岳华、郑佩佩的“铁三角”,郑佩佩是该片唯一的女主角,其余全是男生,其饰演的侠女燕来,自然是最耀眼的那颗星。

《五虎屠龙》剧照

该片编剧又是倪匡,此时的倪匡,编剧事业已经是炙手可热,剧本简直层出不穷,写得又好,赚钱又快,罗维更是喜欢倪匡这块金字招牌,天天催促倪匡写新剧,倪匡当然乐意为之,又新写了《冰天侠女》交给罗维。《冰天侠女》中的侠女沈冰红“一身白衣,白得耀目”,就是给郑佩佩量身定做,不仅外形,主题更是如此,“她为了她所爱的人,而全然忘却了自己,那种感情,就是永恒的感情”,这也是倪匡对郑佩佩的最高评价。

罗维自然邀请郑佩佩出演剧中侠女沈冰红,不过,此时郑佩佩正着急结婚,只想把旧戏拍完,不想再接新戏,于是婉拒了罗维。

郑佩佩不演沈冰红,嫁给了原文通,婚后移居美国,退出影坛,相夫教子,如果这样平淡地过下去,也许后面就没有精彩的人生了,《唐伯虎点秋香》里面的“华夫人”也许是另外一个形象了,人生无常,就是充满了变数啊!

|“脱大衣”的岳华与“乌鸦嘴”的古龙|

岳华出演《大醉侠》时还是个新人,在片场经常被胡金铨骂,不知是不是因此被岳华记仇,胡金铨过世时,一直是郑佩佩在照料,岳华只委托他岳母出了三千台币的礼,面儿都没露一下。郑佩佩又有些意难平,网传岳华曾是郑佩佩前男友,恐怕是道听途说,他二人压根就八字不合。

当年郑佩佩、岳华还有张冲(原胡锦老公)三人在邵氏影城练马,跑着跑着,郑佩佩的马溜了缰,漫无目的跑起来,郑佩佩拉也拉不住,而岳华和张冲却没有发现,二人骑着马慢悠悠地回了马房收工。郑佩佩好不容易拉住了马,也回到马房,越想越气,把岳华大骂一顿。粗心大意的岳华这时才知道差点酿了大祸,就用老家的上海话道歉,说“我太大意了”,上海话的“太大意”与国语“脱大衣”是同音,郑佩佩听懂了也故意不懂,硬诬岳华骑马居然脱大衣潇洒,也不管她差点被摔死。岳华真是有口难辩,大概也是好男不和女斗,斗也斗不赢。这些插曲都成了日后的谈资,年轻时的糗事都成了以后美好的回忆。

郑佩佩为《邵氏光影》一书撰写前言

1979年夏天,郑佩佩利用小孩子放暑假,到了中国台湾拍了一部《侠影香踪》剧集,其间到了张冲家里,这一天在座的,还有张冲的好朋友,他称为“大头”的古龙,而此时的古龙,已是新派武侠小说大师,常被尊称“古大侠”。这位古大侠也不知道搭错了哪根神经,先吃起了郑佩佩的豆腐,问郑佩佩离了婚没有?还没等郑佩佩回答,古大侠又接着说,有朝一日原文通休了你,让原文通提前通知他一声,他娶郑佩佩做老婆!郑佩佩也老实不客气地说:古大侠,你喝多了,别做梦了!

谁知道世事茫茫难自料,稳稳当当的原家媳妇也会翻车,还真被古大侠说中了。1989年郑佩佩投资失败,原文通很是不满,倔强要强的郑佩佩主动提出离婚,净身出户,正中原文通心意,原文通果断同意离婚。郑佩佩带着孩子回到香港,外界一致宣称郑佩佩被原文通休了。

|周星驰的“华夫人”与李安的“碧眼狐狸”|

一切都是命运最好的安排,郑佩佩沉寂了一段时间,赶上了周星驰开拍无厘头喜剧片《唐伯虎点秋香》。今天看来,《唐伯虎点秋香》无疑是个经典,但在当年,也曾遭到质疑,主要原因是两位女主角都不是喜剧演员,女一号是饰演秋香的巩俐,女二号就是饰演“华夫人”的郑佩佩,从这二位的脸上,哪里能看出深藏不露的喜剧的影子呢?这就不得不说周星驰的眼力是真的毒,有毒的毒。巨大的反差,才会有爆发的效果,所以,《唐伯虎点秋香》获得了空前成功。但在当时,郑佩佩连“无厘头”是什么意思,还没有搞明白,只好找周星驰以前的片子恶补。

《唐伯虎点秋香》剧照

郑佩佩将要重出江湖的消息传出后,第一个打电话来祝贺的是黄霑。黄霑和郑佩佩很早在邵氏时就认识,只不过黄霑还在配音室里暗无天日,郑佩佩早已红透半边天,二人不熟,仅是点头之交。那时郑佩佩有个闺蜜叫赵心妍,导演丁善玺为了追她,亲自给她家粉刷墙壁,可是这位赵小姐却跑去和别人约会。她告诉郑佩佩,她的心上人是配音室的小王,郑佩佩听成“小黄”,就以为是黄霑,赵小姐和她掰扯了半天,才分清是小王,不是小黄。可是小王已有心上人,是唱歌的华娃,而华娃的心上人,却是黄霑,后来黄霑和华娃成亲,总算是有一对皆大欢喜。当然以后黄霑和林燕妮,那就是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极少有人的爱情是一帆风顺,当年邵氏男生宿舍的“舍歌”是《情人的眼泪》。

郑佩佩约了黄霑,还有好友焦姣和曾江,吃饭时才得知,黄霑居然在《唐伯虎点秋香》中饰演“华太师”,这一次,郑佩佩可要这位临时老公照顾了,黄霑却说:“有没有搞错,你要我照顾?你不用担心,你绝对行的,只要你站出来,你就已经可以压住场面了!”后来证明黄霑果然是对的,虽然郑佩佩没有演过喜剧,但猜想“华夫人”也是后无来者了。

李安筹拍《卧虎藏龙》,“碧眼狐狸”的角色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郑佩佩,要让第一代“打女”,打到武侠片落寞时。郑佩佩受邀,不知道自己演什么,李安就和她商量,演个反派怎么样?其实,“碧眼狐狸”也算不上反派,《卧虎藏龙》里面根本就没有那种通常认知的大奸大恶的反派,它的世情成分更多于武侠,碧眼狐狸只是显得有些邪恶,做事乖张。郑佩佩说,你看我能演,那就演好了,反差更大,更有挑战。于是李安就把碧眼狐狸放心地交给了郑佩佩,就又诞生了一个经典形象。

《卧虎藏龙》剧照

这部影片可说是三代“打女”同台,最早的郑佩佩,其后的杨紫琼,新一代的章子怡,各有各自的光彩,谁也遮掩不了谁的光芒,郑佩佩凭借碧眼狐狸的精彩表演,摘得金像奖最佳女配角。

|波折的命运与沉浮的人生|

蔡澜先生早年在邵氏公司就与郑佩佩熟识,他在郑佩佩的自传里总结道:“她的一生,好像是为了别人而活着,最初是为了她的母亲,一个名副其实的星妈,干劲十足,后来又为丈夫,到现时还不断为子女。”

郑佩佩自己却觉得“人生像是一场戏。但是当我们一天天走过时光,我们很清楚那不是场戏,但在回首往事时,仍觉得这往事犹如一场戏”,“上了妆,演的是别人,下了妆,又演回自己。在霎那间,突然迷惑起来,哪个是戏中的我?哪个是我演的戏?我宁可是演戏中人,戏演完了,下了妆,可以对戏中人不负任何责任。最可怕的是,戏终时,怎么也下不了妆。这才发现原来那不是一场戏,要对自己演过的,做过的一切,因果都得负起。”

如今,郑佩佩的戏演完了,但红尘中其他人的戏,还在照常上演。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们还会看戏,看人,看那些熟悉的画面,怀念那些熟悉的人,人生大戏,永不落幕。(茶本)

(图片来源网络侵删)